发贴 | 我的 | 报错
[!--class.intro--]
 1004 2020-03-10 19:42 
我为什么不相信中医
1.
我小时候,和很多人一样也看过中医。那年夏天得了腮腺炎疼得死去活来的一个月,家里每天要用砂锅熬几个小时的药,河风熏蒸下闷热的房间里充满了药汤的酸苦气味,同时我的脸上涂满了紫色的、皲裂的药膏。突然有一天腮腺炎就好了,在吃了几个星期的各种药之后。

那时候家里人嫌我头发太黄,看着好像营养不良,于是费劲买来新鲜的何首乌煮给我吃。我记不得吃了多久,只记得煮熟的何首乌无比难吃,味道像稀烂的污泥。我的头发和照片上的小时候相比,的确没有那么黄了,但是我现在还是不明白那时候的逻辑:既然头发黄是营养不良,为什么不直接补充营养呢?而且,为什么要让头发黑?

我也听说过各种有关中医的神奇传说。比如一个远房亲戚,有一个治疗痛风(还是别的什么病)的神奇方子,别人到处都治不好的时候,吃了他的药之后一两天就好了。据说那个方子来自他家祖上的一本医书,那本书在文革破四旧的时候被塞进了灶膛,他只是偶然留下了扯下来的一两页,上面的药方就让他成为了当地小有名气的神医。

比如家里人跟我讲过好几次的故事:在我在几个月大的时候,曾经发烧到住院,几天没有吃东西。后来熬中药给我吃,却被我大口猛吞进去。大人们觉得不可思议,这么苦的药小孩子还很爱吃?他们特意自己尝了一口,苦得要命。后来第二天我的烧就退了。

2.
很长段时间,我从来没有想过中医是否有效。既不喜欢,又不讨厌。我并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中医有问题,但肯定不是因为方舟子。我跟学生物的前女友为了中医的问题吵过一架,所以至少10年前,我就是中医的坚决反对者了。

但是这篇文章里,我不打算谈论关于中医的技术性问题。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相信中医,我会有十来种不同的回答方式:因为它有毒;因为它是有意的谎言;因为它灭绝了这么多物种;你为什么不相信欧洲中世纪医学呢;因为它的态度令人厌恶。

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,就像要我回答"你为什么不相信僵尸"一个道理。我的家庭里,在习俗意义上的传统非常淡薄。唯有一个长辈教过我书法,但是他烟酒成瘾,还欺负他老婆;倒是学工程出生的几位长辈,退休后种花酿酒,在生活方式和态度上更像是楷模一点。我觉得这是一种幸运,可以从一个近乎人类学观察者的角度来看待祖国的传统。

3.
在《天真的人类学家》中,作者遇到了一个困境:某位长老得了阿米巴型疟疾,但是村民们认为这是属于巫术的疾病,不是白人能够治好的。他是否应该为了救治这个人而破坏村民们的传统?如果长老得救了,但是失去了神的庇佑与村民的尊敬,这是否值得?生命至上的原则难道不也是一种西方中心主义么?所幸这件事情有了一个简单的结果:在长老夫人的哀求下,作者治好了长老的病,而村民们也用一种复杂的致病机制来对长老的病情做出了解释,维护了巫医的尊严。

医学从来就不只是一种技术,而是社会对于身体的关照。当我的身体陷入无法解决,也不知道原因的痛苦时,我应该向谁求助?群体为我的身体提供的解释和解决方案,就是医学。它需要回答这些问题:疾病的原因是什么?何种疗法能够被称为有效?怎样证明?什么样的人能够获得医生的资格?这是一套由习俗和理念交织而成的复杂体系。

例如,在一个缓慢、封闭、没有隐私的社会,医生的资格来源于其人格魅力与口口相传的信任,医学生的知识来源于师徒之间的传承,而传承中最重要的那些内容是不可言说的,只有几十年的身体经验才能传递,形成某种含笑点头的默契。我相信你的医术,是因为我了解、相信你这个人,或者把你推荐给我的那个人。但是如果再经过几次转手推荐,可信度也就大大下降了。每一个医生,甚至每一次诊断都可能自相矛盾,但是这完全不成问题,因为不存在什么传播手段能够将它们精确地比对。而所有的诊断原理,形成了一个模糊的、巨大的包络,这里面可能有你熟悉的阴阳五行或者交感巫术,也有可能什么都没有。这就是现代之前的中医。

现代医学也不只是你在医学史上看到的那一个个技术突破,同样是由一些不那么明显的细节组成:一套经过数百年反复争论才得出的,判断疗法有效的复杂标准;漫长的医学生培养机制;药品制造和流通的管理;以及一套医院、卫生防疫体系。我们今天生活的现代环境必须有细致的分工,需要在远程的、间接地交流中避免误解,因此需要数学,需要精确的、统一的标准。如果你没有得到统一标准的承认(比如执业医师的资格),那么我如何信任地把身体交给你处置呢?我总不能认识所有科室的医生吧。这是现代医学的体系。

医学体系不一定能解除你的痛苦,甚至不一定能让你少受一些痛苦(即使现代医学也面临安乐死的问题)。但是它一定能够给予你归属感和安全感。病人被关照着。医生和整个世界都在尽力帮助你。你的病痛是得到了权威命名的,你的命运不是完全无助的,你的死不是完全被抛弃的。

4.
我们生活在现代社会。不管你觉得好还是不好,都不可能回去了。我并不想在这里证明,现代社会的医学体系更好,能给你更多的安全感;但是现代社会更适合现代的医学体系。

从一个缓慢的社会突然蜕变成为现代社会,其中你必须作出选择:要习俗还是要安全感?因为这两者在突然的变化中分裂了。习俗提供安全感,但是在迅速变化的世界里,它变得荒谬可笑、愚蠢,更悲惨的是会人财两空。

对于人烟稀少的草原上一家牧民,热情待客是他们的常态,即使是路过的陌生人也应该请进帐篷喝茶,因为某一天可能自己就会成为饥寒交迫的行路人,因为路过的人可以但信任无妨,因为生活寂寞。但是,如果你生活在中关村或者华强北路,这样招待陌生人,明显对自己的身家很不负责。

这就是为什么中医里有那么多有意的骗子,这一点即使中医支持者也不得不承认吧。因为如果你不利用现代社会的手段,骗子就会用现代手段来袭击你。如果你坚持对于口口相传的轻信,坚持传统社会中的行事方式,而不要理性作为防御,那么在骗子们现代化的宣传手段之下,你的钱包不堪一击。这也是中老年人遇到的普遍情况。而中医本身,甚至连清理自家门户都很困难。

你也可以把现代化认为是一场瘟疫,就像天花对于印第安人一样。但是就算你不喜欢现代的一切,除了自己产生一种名为“理性”的抗体之外,还有什么办法呢?

如果世界的变化很缓慢,那么体系可以缓慢的演化,抛弃其中臃肿的内脏,留下聚集人心的怀旧外表,建立合理的免疫抗体。但是我们的世界变得太快了。

5.
你如何选择?答案并没有那么明显。

你可以选择相当困难的学习过程,了解现代科学的验证体系,如果运气好,足够聪明,可以建立起关于这个世界和身体的一套理性与知识,对这个世界不那么惧怕。

但是如果你深深地认同中医,在它的基础上寄托了太多的知识,那么放弃它将会意味着你被抛弃在无法确定的恐惧中,这甚至有可能是永久的。如果继续坚持中医,倒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有这么多人志同道合,钱不花白不花。

选择的关键在于,你在旧的体系中投入了多少?从统计上来说,年纪大的人更偏爱旧的体系,因为就像茨威格在巴西留下的话:我们已经没有力量再开始一种新的生活。至于你的身体承受的伤害会更多还是更少,会不会死得更早,在我们这么不确定的世界中,又有多么要紧呢?

但是我会选择现代医学,因为我才十七岁啊。

⇲相关链接
最后编辑:2021-11-10 20:19:55
本贴链接:xinglin.info/1/?s=1007

有0条评论

关于留言联系
网站建设专家